夜夜上日日见,无码中文字幕Av免费按摩店,手机草草福利国产永久,久久操大香蕉日逼,日本东京热中文字幕av专区,成人av在线综合,国产极品精品免费视频能看的,国产精品激情视频嫩草2,青青青视频香蕉在线观看视频,成人在线播放大香蕉

深山护英魂 平生一寸心

来源:信阳文明网 责任编辑:黄斯达 刘方 时间:2021-03-30

  春日午后,暖阳下的大别山安静祥和。

  商城县吴河乡范棋村老塆山间,一位名叫李绍福的解放军烈士在这里长眠了多年。

  中午时分,一个姑娘搀着一位老人来到墓前,老人颤巍巍地下拜,然后用毛巾擦拭墓碑上的尘土,嘴里还念念有词。

  老人就是范棋村人,叫叶召群,今年86岁了。从1949年11月烈士下葬那天起,她便一直为烈士守墓。这一守,便是72年。

  姑娘是老人的外甥女,今天扶着舅妈来,是想告诉烈士一件高兴事儿。

  讲烈士故事:正义之师,青山常在

  范棋村距商城县县城30余公里,山环水绕,风景秀丽。

  3月29日,穿越纵横交错的群山,记者来到位于村文化广场旁的叶召群家中。极目远眺,远处山脊茂林修竹,郁郁葱葱。

  “那是双岭尖。”叶召群老人指着远山,70多年前的峥嵘岁月就在她的娓娓道来中,细细铺陈……

  1949年,匪首冯春波纠集一群乌合之众,开辟所谓的“敌后纵队”,在范棋村一带骚扰百姓,欺压良善。

  为发动群众剿匪反霸,解放军某部驻扎在吴河乡,营长李绍福带着一个营进驻范棋村,对峙双岭尖上的一支匪徒。农历八月的一天早晨,天刚亮,村民们就听见远山枪声大作。时年15岁的叶召群听大人说,李营长带人剿匪去了。

  双岭尖易守难攻,灭匪何易!

  枪声持续了很久。噩耗随着稀落的枪声传来:李营长壮烈牺牲了!望着被战友抬回到邓家稻场的李绍福的遗体,叶召群泪眼婆娑。

  “解放军是为了我们牺牲的,一定要让他入土为安。”当天,花塆组一位老太太提供了为自己准备的寿板,村里人赶制棺材、寻找墓地。次日,村里壮夫抬棺下葬,村民无不扼腕哀伤。

  那天,目睹烈士安葬,叶召群暗自起誓:烈士从此是亲人。自此,每隔一段时日,叶召群都会到李绍福的墓前,培土除草、扫灰掸尘。在叶召群的带动下,每逢正月十五、清明、“七一”等节日,村里许多人也会前来瞻仰、拜祭。

  护烈士墓地:拳拳在念,躬行不辍

  200米的距离,从家到烈士墓,从健步如飞到拄拐踟蹰,叶召群丈量了72年。

  叶召群当过大队妇联主任、当过幼儿园园长,育有四子一女。“不忘革命烈士的恩情,做对社会有用的人。”虽没怎么读过书,但多少年来,叶召群始终这样教育着后人。

  儿女相继长大,一家人都去襄阳发展了,在城里立足扎根,对独自留在家乡的母亲牵挂不已。但叶召群却一次次拒绝进城享福,儿女们也渐渐理解了:母亲还有一个重要的亲人在村里。

  2008年的一天,叶召群在扫墓时发现,原先的烈士木质墓牌快烂了。一段时间里,她每日奔波在县里各部门,申请修缮烈士墓。在她的努力下,县有关部门安排专人将烈士木质墓牌换成了石质墓碑。2012年,墓前一大片山体滑坡,烈士墓又遭损坏,叶召群又踏上了重修烈士墓的“征程”……

  5年间,有人混淆自家老坟与烈士墓,叶召群义愤填膺,多方找证人为烈士墓“正名”;5年间,叶召群不知跑了多少路,往返于县城与乡村之间;5年间,叶召群申请了14000元修缮款,钱不够了还拿出儿女给的养老钱。

  2012年8月1日,李绍福烈士墓终于修缮一新的那天,叶召群激动得几度落泪。

  近几年,“李绍福烈士之墓”成为村小学的爱国主义教学点,越来越多的人为烈士驻足。

  寻烈士亲人:念念在心,终得所愿

  战争硝烟已散尽,英雄故事永相传。

  在村里人看来,70余载漫长岁月,叶召群是李绍福烈士墓最忠实的守护者,同时也是李绍福烈士革命故事的“义务宣讲员”。

  在激励着范棋村孩子们珍惜美好生活的同时,她也从未停歇寻找烈士亲属的脚步。

  只听说烈士是辽宁凤城人,但由于相隔时间太久、确切信息不详,叶召群多次托人帮助寻找未果。

  这些年,有一件事,叶召群始终挂怀。20世纪60年代,一位老人带着个五六岁的孩子,沿距离范棋村15里外的“浉河”畔寻找李绍福。几天时间里,二人几乎访遍当地所有住家户,仍无信息。

  “那时候信息闭塞,加上我们这到处都有烈士墓,找起来肯定难。”75岁的李光凤告诉记者,就在那几天后,当年才嫁入范棋村的她回到老家听父亲说起此事,遗憾不已。“听父亲说,老人是哭着找的,也是哭着回的。我把这事给叶召群说了,她也哭了。”

  这一错过,就是半个多世纪。

  远在1700公里之外的辽宁丹东市凤城市,现年76岁的李树山也苦苦等待了多年。

  好在,今年元旦前夕,河北唐山“寻亲使者”张红琢经过多方查证,得知凤城籍烈士确有李绍福,生于1915年,牺牲于1949年11月,生前所在部队为38军114师,《革命烈士证明书》持有人为烈士的儿子李树山。

  证书中,安葬地为湖北省,商城县地处鄂豫皖交界,与湖北一山之隔,行政区划多有变动;牺牲年月为1949年11月,与叶召群所说的日期相近。中华英烈网上有5位叫李绍福的烈士,但1949年牺牲且是凤城籍的只有一人。

  李树山认定,安葬于范棋村的李绍福就是自己的父亲。

  李树山说,李绍福烈士其实是他的伯父,伯父弟兄4人,排行老大,他的父亲是老二。伯父参军时尚未结婚,爷爷怕伯父无后,就将年幼的他过继给了伯父。这么多年,他和家人一直想寻找父亲的安葬地,只知道安葬地为湖北省,没有具体位置,也只好作罢。

  清明临近,远在凤城市的李树山拨通了叶召群的电话:“大娘,感谢您对我父亲做的一切。”

  “叫我大姐吧,他也是我叔叔,最亲的人,他是为我们牺牲的,这是我们应该做的。”

  电话里,李树山说,最近他要来商城祭拜自己的父亲。叶召群开心得像个孩子一样,在外甥女的搀扶下,第一时间赶到李绍福烈士墓前,告诉他这个好消息……

  烈士墓前,左右两侧有两个供村民们送灯时用的烛台,拜台是混凝土固化地平,水泥护坡足有3米高。墓碑上书有“革命烈士 永垂不朽”,右下角落款“叶召群”。

  “亲人终于找到了!”放下拐杖,叶召群跪在拜台上连磕3个头,随后起身一边擦拭着墓碑,一边哽咽着说道:“很快,我们会一起再来看您……”(信阳日报全媒体记者 时秀敏 周 涛)